好妈妈与坏妈妈独一区别,其实是有没有情感刻印

  常常会有母亲说,我家宝宝跟我不亲,他/她老是粘着奶奶/姥姥。还有一些母亲说,我家孩子跟她爸爸亲,跟我一点也不亲,我有时候要抱她还哭闹。更有些孩子很大的母亲说,跟自个的孩子从来没有亲近感,母子间老是隔着一道鸿沟。

  那是由于有些母亲没有在孩子心里“刻印”的原因。

  故事1:

  记住我第一个孩子出世后,出院回到家的第一天黑夜,孩子的奶奶忧虑我黑夜太累,说要让宝宝跟她睡。我婉拒了,尽管宝宝跟白叟家睡,我便能睡个好觉,但一直觉得那不是一个母亲应当做的事情。所以不管是第一个孩子仍是我如今第二个孩子,即便多累多困,白天工作多忙,我都固执跟他们睡、黑夜也亲身照料他们。由于我要让孩子们,不管是从美梦中醒来,仍是从噩梦的慌张中醒来,第一眼都能看到母亲的笑脸,从母亲温暖的怀有得到安全感。欣喜的是如今两个孩子都很爱他们的母亲。

  故事2:

  在我的感爱深处,跟奶奶的豪情一直比跟爸妈的豪情深的,由于我从出世后就被抱到奶奶家。婴幼儿期间许多回忆深处的一些含糊的刹那间,都是跟奶奶在一起的。比方奶奶抱着熟睡的我放到床上那一刻给我带来的刹那间惊吓;被奶奶抱着洗头,水留到了耳朵的酥痒感;被奶奶搂着在床上睡,迷糊中感受奶奶高高的臂膀给我的脖子带来的酥麻感;那些盛夏时跟奶奶睡在竹片做成的大簸箕上、在奶奶悄悄摇曳的葵扇风中,在蚊子的嗡嗡声中睡着的回忆;还有那个听了千百遍也听不厌的山君吃掉老奶奶的故事(如今想来,跟小红帽的故事十分类似);还有奶奶家那张小床上杂布拼成的被子,发出淡淡的老柜子的气味……即便在几十年后的今日,这些情形也常常在我的脑海中浮现。我的童年,与父亲母亲几乎没有啥交集,长大后也只要一应一答的客套。

  如今想来,那也是由于,奶奶在我的心里刻了印,而我的爸爸母亲没有。

  故事3:

  小时候的邻居中,有个叫狗娃的孩子。狗娃是个遗腹子,他母亲生他的那个黑夜,其时正值农忙,农村人黑夜睡得死,第二天才有人听到婴儿的哭声。那人本想上门说些祝愿话,站在门口喊了好久没人应,推开门看到一个刚出世的小婴儿正躺在地上哇哇大哭,身上没一点儿衣服或被子。他家的大黄狗趴在旁边,对小宝宝又是舔又是蹭,那样子就像照料它自个的狗崽。而产妇呢?身下许多血,早已没了气,后来人们猜想可能是由于难产或大出血等啥原因。狗娃在村里人的轮番照料下渐渐长大,但他跟大黄狗寸步不离,到后来村里有人主张把他送到一户无后代的人家当儿子,这么好歹能上学认字。狗娃哭了几天,由于那户人家不肯让他带上大黄狗,由于此刻的大黄狗现已年迈,而且还病得岌岌可危。后来,别的一户人家说情愿带他的狗看病,他这才高高兴兴地带上狗去了。

  许多人都说,狗娃把大黄狗当成自个的母亲,如今想来,那也是由于大黄狗在狗娃心里刻了印。

  风趣的“认母亲”试验

  “刻印”最早是由奥地利生物学家康拉德.劳伦兹提出来的,他从前做过一个风趣的试验。他把鸭蛋分成了两组,一组由母鸭孵化,这组鸭宝宝出世后第一眼看到的是鸭母亲;第二组鸭蛋由人工机器孵化,劳伦兹让鸭宝宝们第一眼看见的是他。随后,他将这两组鸭宝宝放在同一个笼子里惊吓他们,鸭宝宝惊得乱窜,当打开笼门那一刻,被做了符号的第一组鸭宝宝第一时间冲到了鸭母亲身旁,而第二组鸭宝宝冲到了劳伦兹身旁。更风趣的是在日后的日子中,不管到哪里,第一组鸭宝宝老是追随在鸭母亲身旁;而第二组的鸭宝宝,不管劳伦兹走到哪里便跟到哪里。劳伦兹在第二组鸭宝宝心里做了“刻印”,它们把劳伦兹当成了母亲。劳伦兹以为,动物身上有一种“刻印”机制,对刚出世后看到的事物能发生强烈的连带感。

  心理学家约翰.鲍比把这一概念应用到人类身上,他以为人类的婴儿通常情况下会跟自个的母亲发生感爱衔接,但如果一个母亲没有从孩子出世后树立这种衔接,比方把婴儿长时间托付给他人照料,又比方某些母亲嫌照料宝宝辛苦,把宝宝给家里的白叟照料,乃至跟宝宝分隔两地,那么这个哺育者便会代替了母亲在孩子们心中的位置,这个孩子也会把哺育者当成自个的母亲,不管这个哺育者心肠丑恶仍是仁慈。

  没有“刻印”,给爸爸母亲和孩子带来啥?

  没有被亲生母亲“刻印”的孩子,遇上仁慈和有爱心的哺育者,即便能最大程度地弥补缺失母爱的惋惜,但本来这些孩子的品格是不完整的,比方我从小到大十分缺少安全感。而且这些孩子也不能跟爸爸母亲树立感爱的衔接的,跟自个的爸爸母亲在一起没有密切感,也没有共同语言。就像我跟爸爸母亲的联系,而我跟奶奶,我能肆无忌惮地把奶奶的一头银发捣成鸡窝,而我跟爸爸母亲,乃至连肢体的触碰也很少有。好在,我的孩子常常会跟小朋友说:“我爱母亲,母亲也爱我……”区别在于,我懂得了“刻印”,而我的爸爸母亲不懂,但如今他们常常抱怨“就像养了个外人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