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林奕含到阿廖沙,我想和你聊一聊性侵

  最近台湾作家林奕含自杀以及北影阿廖沙性侵事件被很多人关注到,关于性侵话题也再次被讨论着。性侵关于一个女孩来说实在是莫大的损伤,能够有的人用一生都走不出这种伤痛,可是在她们遭受这么大损伤的时候,还会呈现一些旁观者对此冷嘲热讽。你们可曾想过,言语是你们带给她们的第二次损伤?

  上甜品的时候,效劳员刚放下餐盘,还没走开,男生突然冒出来一句:你跟你前男友做的时候戴套吗?效劳员讳莫如深地看了一眼小鹿,很快退开了。

  小鹿听到这句话之后神色铁青,当即跟他翻了脸,回了他一句:“关你屁事。”男生还一脸的委屈,我不过就是问了你一个问题嘛,我又没对你做什么。你怎么这么敏感,至于这么大的反响吗?

  没做什么?我跟你第一次见面而已,你就问我要不要戴套的问题,我跟你很熟吗?就算很熟,一个男人对一个女生说出这样的话,有最起码的尊重吗?说难听点你是没教养,说动听点你就是个猥琐男,说出这样的话是性骚扰,是耍流氓!小鹿生气地拿着包走了,多看他一眼都想吐。

  有一则新闻是这么说的,杭州一个男子因为嫌健身房的私教课费用较高,交完定金之后懊悔了,想要退钱,健身教练为了留住她,称可以陪睡,她可以挑任何一个教练。教练不断暗示女生,说这些教练都活儿很好,包她称心。

  女生羞愤难当,觉得自己被性骚扰之余也受到了极大的侮辱,万般无奈之下女生找了记者。记者上门讨说法的时候,该教练果真不在。他的下属是这样和记者说的,他说,能够误会了,其实就是一句玩笑话。现在的年老人,都很开放的,大家就是开开玩笑,怎么还当真了呢?

  怎么会当真的?说的轻巧,你女冤家要是被人这么开玩笑,你会不会分分钟想要上去揍扁他的脸?假如未来你女儿遇到这样的事情,你也会这样置之不理,说是在开玩笑吗?

  什么叫现在的年老人都很开放的?什么时候开放意味着你可以无底线地对人停止性骚扰了。

  你究竟开的是健身房,还是怡红院?你们养的究竟是教练还是一群不可言说的某职业效劳者?你们的教练能对客户说出这么猥琐的话,你不知廉耻,还为对方开脱,你们基本不配为人。

  遇到什么问题第一反响不是帮客户解决问题,就想着说睡一觉就解决了,面对记者就成了开玩笑。性骚扰就是性骚扰,别为自己找那么多借口。

  不要以为言语上的骚扰,就不算骚扰。你能够会说,我这团体很正经的,我从没做过骚扰人的事儿。

  那我就来通知你,“我可以污,你不可以辱”和“我可以骚,你不可以扰”是同一个概念。言语上的骚扰一点不比行为上的骚扰让人恶心得更少。

  小鹿回家之后,第一时间就把这件事通知了介绍人,并吐槽男生太过猥琐,让对方别再为她介绍对象了。没想到介绍人来了一句,哎呀小鹿,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,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出口!

  小鹿懵了,没明白介绍人什么意思。但是很快没过多久她就明白了,因为到处都在传,说她被性骚扰的事情。版本很多,但是说得最多的,是她行为不检点,去相亲穿着低胸装不就是想勾引男生吗,也难怪男生把持不住才会说出那样的话。

  我想到了阿廖沙,北影那个被性侵的姑娘,还被系主任、班主任、同学欺负。有一件事我们必须理解,被性侵的人经常在说出来之后,就被围观的吃瓜群众第二次损伤。很多人站在品德制高点,停止凌霸,还有一部分人,劝你原谅他,他是因为喜欢你才这样做,你太敏感了,男人都这样……

  “你看她整天穿得那么骚,不就是等着被强*22*吗?”

  “就她那样,XX怎么能够强*22*她?自己做梦呢吧!”

  “遇到这种事情能怎么办?说出去你就嫁不出去了,忍一忍好了。”

  假如说施暴者是罪犯,那么你们,说出这些话的人,就是帮凶。

  女生遇到性骚扰该怎么办?她们能怎么办?

  台湾作家林奕含写完自己的那本自传之后,就自杀了。因为她的遭遇不被身边的人关注,甚至是自己的父母,只想着息事宁人。还有很多女生,在家人和冤家的劝慰下选择隐忍。

  我记得看过一个帖子,留言里女性说的大多是关于性骚扰、性侵。从小长大的进程中,被自己的男性亲戚或许邻居性骚扰;在学校被男教师各种暗示,入手动脚;长大了在公交车上遇到咸猪手;任务中和男性领导一起出差,深夜收到他“来我房间”的暗示信息。

  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,她们能怎么办呢?胆小一点的当然是对抗,当然是保护自己,而有人却在默默隐忍!但是之后呢,对抗了还要被周围的人骂“贱”。围观者的纵容,让这些强*22*犯们更加嚣张。围观者的二次凌霸,让受害者一直活在阴影当中,就像是拿着一把钝刀,一遍又一遍在你的伤口上划着,让你无法康复,让人一生都活在痛苦当中。

  很多键盘侠经常说,你要是明哲保身一点,别人怎么会盯上你呢?拜托,键盘侠不要太好当,随随便便打几个字就能把人伤的体无完肤。我就是想去坐个地铁,然后遇到了流氓被性骚扰,这怪我不明哲保身了吗?作为女生,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让我们明哲保身,但是不是我们明哲保身,那些臭流氓就不会找上我们的。

  我们可以随身携带防狼喷雾,我们可以随身携带报警器,我们可以让自己尽量远离坏人,但是我们能堵住围观群众的嘴吗?

  我为所有被性侵后勇于站出来发声的女生点赞,她们除了要把自己的旧伤疤揭出来给人看,还要承受这件事的再次发酵,承受来自外界的无数舆论。她们是如此的勇敢,她们站出来才能让那些性进犯退后。

  她们站出来,不是为了让人把自己的脊梁骨戳破,是为了让更多的女生不再当受害者。所以某些围观群众,你们还要这么冷漠地持续给她们二次损伤吗?

  有一天,当你们也面对性侵,那些狠毒的话,你们还说得出口吗?